世界卫生日|焦雅辉“前线护士都是南丁格尔”

4月7日是世界卫生日,今年世界卫生组织将主题定为:支持护士和助产士。在我国,今年的宣传主题是“致敬医护,共抗疫情”。健康报记者专访坚守在湖北省武汉市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聚焦抗疫的中流砥柱——护理队伍。

●援鄂医疗队七成都是护士,90后、95后的年轻人比较多,他们很好地践行了南丁格尔精神。

护士们真的很辛苦。在隔离区,护士待的时间比医生长。晚上值班,医生可以休息,但护士不行。早期,防护物资不够,很多护士一套隔离服要穿七八个小时,这期间不吃不喝,也不能上厕所。另外,工作中,她们都需要戴着双层手套操作,比如输液,难度系数更大。

一开始病人量比较少,派出的护士也就相对少,以专科护士为主,比如负责床旁血滤治疗的护士等。那时候,驰援队伍中,一批有几十人的,也有几百人的。同时,因为当时方舱医院未建,而定点医院护理人员最缺,所以驰援的专科护士都派往了定点医院。

健康报:疫情也留下了诸多反思,在护理人员培养方面有哪些思考?

首先,应该把卫生视为全球公共产品。拥有强大的系统收集和传播科学研究成果的国家应建立协作网络,让中低收入国家可以在这些协作网络上报告和发表有关传染病疫情的信息。所幸的是,《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重要的国际医学杂志正在收集——并快速发表——基于证据、经同行评议的有关新冠病毒临床和公共卫生特点的数据。这非常重要,因为新冠病毒不是最近几周唯一在全球传播的流行病,网上(尤其是社交媒体平台上)虚假信息的流行病也在全球传播。

●相较于身体护理,护士更大地作用在于心理抚慰。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整体护理。

一些国家与美国一样,暂时拒绝最近曾在中国境内旅行的外国人入境。然而,知名卫生专家认为,这些限制性政策通常专门用来应对威胁生命的局面,不大可能阻止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COVID-19”的新冠肺炎的蔓延。相反,这些措施加剧了投资者的恐慌情绪。

焦雅辉:这一次,护士们很好地践行了南丁格尔精神,前线的护士都是南丁格尔,很优秀。具体到驰援人员,地方队伍共343支,38632人,其中护理人员为26530人。也就是说,驰援队伍中近七成是护士。

健康报:此次疫情中,护士的作用突出表现在哪些方面?

焦雅辉:第一,应该给护士更多机会去接受训练、培训,强化专业技能。第二,对护士的相关工作进行投资。比如,护士需要做护理项目的开发,还需要训练物资和耗材,这都需要经费支持。另外,不可忽视的一个现实是,老龄化越来越严重,家庭和社区对护理的需求远远多于医疗,而护士上门服务越来越迫切。对此,如何让上门护理可行、可持续,就需要国家提供经费或者允许相关服务收费。第三,提高护士薪酬待遇,让护士的收入与工作负荷、工作压力等相匹配。

健康报:此次驰援湖北、武汉的医疗队中,护理人员有多少?调派的原则是什么?

面对像新冠病毒这样的全球性疫情,政治领导人应该以科学证据和同情心为导向,而不应以无根据的传闻和排外情绪为导向。开明的全球卫生外交可以拯救无数人的生命。

健康报:去年5月,在瑞士日内瓦,世界卫生大会将2020年定为国际护士和助产士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说,“护士和助产士是各国卫生系统的一大支柱,呼吁各国在2020年投资于护士和助产士队伍,努力实现对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承诺”。对“投资”二字,您怎么看?

人员到了之后,会根据不同的岗位匹配不同的人力资源。比如重症护理中,基本是专科护士。而方舱医院的轻症患者居多,提供护理服务的主要是通科护士。

有个日子,我印象特别深。1月27日,受习近平总书记委托,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总理来到武汉,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看望慰问患者和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也就是那一天,我们接到任务,要派800名重症专科护士前往武汉。

新冠病毒已经扩散到20多个国家,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宣布新冠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以整体护理为代表的日常制度,在这次疫情防控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它们并非因为新冠肺炎才建立起来,都是平常的核心制度,比如一直强调的医疗质量制度,联合医务部、护理部、院感办,建立疑难病例讨论、死亡病例讨论、病危制度等。

焦雅辉:这场战役中,护士工作量特别大。从专业护理,到生活护理,再到一些琐碎工作,全部要由护士完成。

应对新冠病毒的冲动性对外政策,例如旅行禁令和暂停经济活动,不仅缺乏科学证据的支持,而且从长远来看还可能被证明是有害处的。相比之下,软实力(即一个国家通过劝说和外交活动影响其他国家偏好的能力)往往更为有效。事实上,对应对新冠病毒(以及未来疫情)来说最为有效的三个策略要求各国政府和其他各方加强合作,深化互信,并建立促进基于证据的科学数据自由传播的平台。

焦雅辉:这次大考提示我们,对于护士的培养,应该是基础护理和专科护理相结合,且两者都要强化。之前,专科护士短缺的矛盾并不突出,但是疫情让这一矛盾充分暴露了出来。比如,传染病领域的护士,平常接受的重症专业知识培训比较少,应对能力较弱,这是个短板。

疫情期间,很多医院没有护工、没有保洁员,也没有工勤人员,护士既要给病人喂水、喂饭,也要做基础护理,比如翻身、拍背,还要做专科护理,比如血液透析等。疫情之初,医用氧气不足,护士们还变身搬运工,穿着并不舒服的防护服,推着近100斤的氧气瓶往隔离病房送。

焦雅辉:相较于身体护理,护士更大的作用在于心理抚慰。新冠肺炎是一种烈性传染病,家属不能陪护,这时护士替代了家人的角色,给予了语言和行动上的关爱。比如,为病人过生日、画画、唱歌,同时喂水、喂饭。很多医务人员把自己的牛奶、小米粥、衣服等拿来给患者。她们所做的这些已经远远超过心理疏导的范畴,更多的是抚慰。

行之有效的对外政策的特点之一是它在幕后运行,既不张扬,也不特别显眼。各国政府必须迫切采用这种做法,遏制新冠病毒疫情引起的越来越严重的全球恐慌。

文:健康报首席记者姚常房

●要给护士更多培训机会,对护理相关项目进行投资,提高护士薪酬待遇。

这场危机提醒人们,为什么各国政府必须把卫生视为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假如政治领导人奉行全球卫生外交,那么当前的恐慌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避免的。

除了专科护士需求凸显,更多暴露出的问题是基础护理需要进一步加强。毕竟我国护理队伍的主体是能做基本护理的通科护士。其实,不管是专科护士还是通科护士,首先都要会做基础护理。在这个前提下,再去培养专科护士。如果一味单纯强调专科护士,而没有基础护理做支撑,不仅影响护理效果,还会影响整个治疗结果。比如,个别重病人住院时间比较长,出现了压疮,就是明显的基础护理不到位,需要马上纠正。

其次,不应该让可能成为疫源地的国家有被污名化的感觉。各国政府需要建立正式的保密渠道,让官员们可以自由分享有关新出现的卫生风险或潜在疫情的信息。如果有更为协调的全球卫生外交,这次疫情的影响本来是可以减轻的。

后来,方舱医院建好了,轻症和重症病人分开。同时,开始整建制组建医疗队。从那时起,护士基本就没有单独派过。

事实上,整体护理的目标就是根据人的生理、心理、社会、文化、精神等的需要,提供适合人的最佳护理,护士除了加强对病人自身的关注外,还需要把注意力放到病人所处的环境、心理状态、物理因素等对疾病康复的影响因素上。

第三,各国政府应该投资建立可以跟踪疫情传播的数据管理系统,该系统最好是实时的。这些数据对帮助各国就如何以最佳方式应对病毒作出明智决定至关重要。

●护士工作量特别大,承担了专业护理、生活护理甚至琐碎的工作,真的很辛苦。

健康报:在抗疫一线,医护人员每时每刻都在“与狼共舞”。对护士而言,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我认为,这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整体护理。在平常,虽然大家一直强调和实践优质护理,但是总感觉还差一点。但在这种特殊时期、特殊环境下,大家都是自发地、自然而然地关心、照顾每一位病人,无需教育、无需多言。

事实上,除了护理,疫情也让医疗和公共卫生体系的一些短板暴露了出来。比如,传染病治疗方面,呼吸、多脏器支持等治疗是个弱项;救治中,征用的一些综合性医院,其建筑设置不符合传染病的设施要求,没有三区两通道,通风、供暖、氧气等不符合要求等;医疗物资储备更是脆弱,由于之前零库存、零差率的政策,医院里几乎不会储备应急物资。因此,未来应该有一个整体考虑,因为这些短板不只在护理、医疗,还包括体系建设、物资储备等方方面面。

还有一个现实:全国重症、传染病等领域的专科护士人数远远不能满足抗击疫情的需要,有很大一部分护士来自其他专业,比如内科、外科。有一次,在病房还遇到了一位口腔科护士。对他们而言,初期的压力更大。为了保证医疗质量与安全,各医疗队、医疗机构在传染病护理专业知识和院感防控等方面都下了大力气,不断进行培训。

有个细节让我很感动——很多护士为了降低感染,剪短了头发,有些人还剃了光头。对她们来说,这也是一个意义不凡的决定。前两天,送医疗队返程时,看到很多人都长出小头发茬了,她们是那么的青春、活泼。

在全球化的世界里,我们无法忽视其他国家发生的卫生风险。富裕国家政府尤其不应把全球化和相互依赖程度的增加,视为可以让公司把制造业活动和供应链放在中低收入国家的单纯的经济现象。有条件的国家还有责任建立支持机制,帮助其他国家处理新的卫生威胁。

此次驰援的护理队伍还有一个显著特点,90后、95后的年轻人比较多,很多支援医院还派来了男护士。

Author: delpupl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