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创始人“捞”完就溜未必

中华美食博大精深,火锅仅仅是一个细分领域中的一个细分市场,海底捞(06862-HK)在其中占不了多少甜头。

北方的铜炉火锅、重庆的麻辣火锅、贵州的牛瘪火锅、潮汕的牛肉火锅、顺德的粥底火锅、海南的清汤底海鲜火锅、香港的粤式打边炉等等,哪些不是丰含地域风味,广受当地消费者欢迎的。

尽管如此,为何监管层仍引导商业银行采用“公允价值计价”?业内人士表示,该方法能够大幅降低刚性兑付风险。

“打破刚性兑付,投资者承担了风险,但也会享受到红利。”乔永远表示,接下来,利率水平可能在较长时间内维持低位,理财产品要想获取更高回报,需要拓展资产配置边界,以获得风险溢价,但这需要承受一定的短期波动风险。(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子源)

2019年,海底捞的业绩是相当不错的,但是2020年的疫情对中国乃至全球餐饮业都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影响,海底捞自然不能幸免。上市以来,海底捞一直保持强劲的经营净现金流入,这让它能够比较轻松地获得银行的支持。2020年业绩能否保持2019年的表现?这相当令人怀疑。

7. 回放:课后将公布直播回放地址,学生可多次回看。

值得注意的是,债券市场的变动仅仅是此次出现浮亏的原因之一,更为重要的是——根据监管规定,净值型理财产品的估值方法已出现新变化,从此前的“摊余成本法”变为“公允价值计价”。

以海底捞为例,2019年的应收款周转天数只有2.4天,而应付款周转天数达34.7天,这也是其经营现金流保持正数的原因。

那么,海底捞未来是否还有发展潜力,海底捞当前的估值是否过高?

4. 通知:各华校负责老师向学生、家长推送海报、课表、课堂地址;

作为火锅连锁餐厅,底料和原材料都是最重要的成本构成。海底捞的底料和原材料主要由大股东的关联公司提供,包括颐海国际(01579-HK)和蜀海。

中国的火锅市场高度分散,有家庭式经营,也有海底捞这样的连锁经营。根据海底捞的上市文件,2017年中式餐饮占中国餐饮服务市场的80.5%,而火锅在中国中式餐饮市场的市场份额为13.7%,可见火锅在中国极其丰盛的餐饮业市场里仅仅是冰山的一角。

许多媒体对此的解读是大股东离场第一步。财华社不妄言,不过很乐意与读者分享一些事实和观点,供投资者参考。

火锅深入中餐文化的骨髓,而海底捞、呷哺呷哺(00520-HK)等运营商,仅仅是聪明地把各地风味集合在一起,以集成化的成本优势,将火锅这种风尚带到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国,消除了地域的“味道歧视”。海底捞和呷哺呷哺,是建立在中国火锅文化之上、能屈能伸的快餐概念代表。与其说它们是中国美食的代表,不如说它们是懂得商业运作的高手。

3. 服务:课程服务群内,动漫中文课堂老师会将课程海报、课表、课堂地址发给各华校负责老师;

海底捞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2017年的市场份额为0.3%,可见海底捞并没有太高的市场议价力,从今年年初提价遭批评事件可以得到印证。而面对市场的边界,海底捞定然也有扩张的瓶颈。目前来看,扩张似乎成了海底捞唯一的发展路径。2018年海底捞在港交所(00388-HK)首次公开招股,筹措的资金中有六成用于扩充计划。

因此,只有打破刚兑,才能更好促使银行理财回归“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业务本源,向投资者传递“卖者有责、买者自负”的投资理念,进而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最近,海底捞发公告指创始人及大股东张勇伉俪和施永宏伉俪向配售代理出售合共4700万股(各2350万股),占已发行股本的0.89%,配售价为33.20港元,套现15.604亿港元。配售价较公告发布前一天的收市价35.10港元具有5.41%的折让。

前文已经提到火锅连锁运营商可能面对的市场容量方面的瓶颈。海底捞如何在参差不齐的火锅江湖突围而出?

2. 入群:华校指定负责人—加入“停课不停学-动漫中文课堂”课程服务群;

考虑到他的绝对控股,他对于海底捞业务的深入参与,现在就说“离场”似乎有点言之过早。不过值得留意的是,施永宏最近辞任颐海国际的首席执行官,而海底捞也推出了领导人才选拔计划,所以创办人兼大股东退居二线准备离场还是有迹可循。

5. 上课:按通知时间,引导学生上课(全球直播平台,可文字、视频互动);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资管新规”)自2018年4月发布至今已有两年多时间,其明确要求银行理财要打破刚性兑付,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随后,根据监管要求,银行理财开启了“净值化”转型之路,即净值化管理、不设预期收益率、采用公允价值计价、定期开放。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银行理财‘存款化’,隐性刚兑压力相对较大。”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说,银行传统的存贷款业务是债权债务关系,而资产管理行业更多的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或信托关系,即“受人之托、代客理财”。

人们对于美食的需求也许是无限的,但是对火锅的索求却是有限的,你不会因为收入增加而多吃一顿火锅,但是却因为收入减少而降低去火锅店的频率。

普益标准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二季度至2020年一季度,各类型银行理财产品的净值化转型已呈现稳步提升态势。其中,净值型产品存续余额规模占全部非保本理财产品规模的比例,已从2019年年中的36.7%上升至今年一季度的52.45%。

海底捞的股东架构并不复杂,创始人张勇伉俪以及另一创始人施永宏伉俪持有该公司的绝对控制权益。按有效权益计算,张勇及配偶舒萍合共持有57.67%的有效权益;施永宏及配偶李海燕合共持有27.32%的有效权益,其中四人通过NP United持有海底捞的33.9994%权益。这次配售仅涉及张勇和施永宏的家族信托,NP United的持股不变。

6. 建议:各华校可创建学生学习群,并安排本校老师指导学生完成练习;

这两种估值方法有何区别?为何要做出调整?新方法将如何对银行理财产品的净值产生影响?

但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迎来收官,过渡期时可以使用的“摊余成本法”已逐渐被摒弃,新产品多采用符合监管要求的“公允价值计价”。其中,《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即“理财新规”明确要求,理财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应坚持“公允价值计价”原则,鼓励以市值计量所投资资产。

成本方面,原材料是最大的开支项,其次是人力开支,正如我们前文提到,服务是海底捞的灵魂,所以人力开支是其无法忽视的项目。2019年,原材料及易耗品成本占收入的比重达到42.3%,较2018年上升了1.4个百分点,员工成本占收入的比重为30.1%,较2018年上升了0.5个百分点。

先来看这张图,显示海底捞这些年的扩张十分迅猛,收入也随门店规模的扩大而上升,但是这2019年的收入增速开始稍微落后。这不禁让人思考一个问题:是否开设新店就能带来收入的迅猛发展?

2019年,来自颐海的采购额为16.25亿元人民币,大约相当于颐海全年总收入的38%,相关开支占海底捞材料费的比重为14.5%。张勇持有颐海的35.63%权益,施永宏持有16.97%权益而且之前为首席执行官,分别相当于市值242.83亿港元和115.66亿港元(按颐海国际现价65.10港元计算)。

配售之后,张勇的有效持股量将减至57.23%,可见减持量并不算太大。但考虑到海底捞的高股价,减持之后张勇及舒萍的合共持股价值仍高达1029.77亿港元(按市价33.95港元计)。

针对近期“部分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净值型产品出现本金亏损”的消息,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登录招商银行手机银行APP发现,截至6月16日,其代销理财子公司“招银理财”的一款名为“代销季季开1号”的理财产品,近1个月年化收益率为-4.42%,截至6月10日的单位净值为0.9988,跌破1。此外,该行另一款“季季开2号”理财产品的净值也跌破1。官网信息显示,截至6月10日,该产品单位净值为0.9994,成立以来的年化收益率为-0.73%。

先不论创始人及主要股东张勇的巨额持股价值,还有数以千万的薪酬水平,单单巨额关联交易就已经十分吸引。

但与此同时,“公允价值计价”也存在一个“问题”,它会使得理财产品的净值波动较大,特别是当市场处于大幅震荡状态时,采用该估值方法计价的理财产品,其净值波动会远远大于采用“摊余成本法”估值的理财产品,甚至在特定情况下会出现净值浮亏。

由于净值型产品摆脱了资金池操作模式,银行理财过去的“较高收益、较高流动性、无兑付风险”特征难以维持。此外,如果沿袭过去的“摊余成本法”和“收益刚兑模式”,银行理财产品可能会局限在“低收益—报价型”区间内,将较难满足投资者的中长期财富保值增值需求。

“用公允价值计价评估后的理财产品,在业内被称为‘真净值’产品。”上述股份行个人金融业务部相关负责人说,之所以叫“真净值”,是因为该估值方法使得理财产品的净值和市场价格更贴近。

“所谓‘摊余成本法’,是一种金融资产的估值方法,即将持有到期的利息平摊到每一个计息日中。”中国银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说,该方法不利用资产池模式来应对投资者高频次的赎回需求。

“理财子公司个别产品出现负收益,这是一次难得的‘压力测试’机会,如果能顺利推动投资者接受打破刚兑的现实,将显著促进后续理财子公司产品线的延伸与风险资产的配置。”兴业研究公司研究员乔永远说。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月16日发布消息称,亓新政被“双开”。他被指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长期收受礼品、礼金、消费卡,使用“小金库”款项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收受干股由特定关系人代持,利用职权为特定关系人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借用被监管机构人员大额钱款;违规调整处室职责分工,揽权滥权;长期与他人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利用职务便利为金融机构、企业和个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他还被指“由金融秩序的维护者沦为破坏者,严重损害监管权威性和严肃性”。

创始人对于海底捞的价值

近期理财产品净值出现浮亏的并非只有招行。记者发现,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信银行等机构的净值型理财产品也曾出现浮亏,如“建信理财睿鑫最低持有90天开放第2期”产品,截至6月16日最新净值为0.999775。从投资范围看,现金类资产和固定收益类资产投资占比达80%以上。从风险等级看,以上产品均属于中低风险、中风险级别,即R2、R3。“也就是说,投资者不应把净值浮亏与高风险级别挂钩,这两者没有必然联系。”某股份行个人金融业务部相关负责人说。

不仅海底捞如此,其底料供应商颐海国际也是如此,而且股价走势更陡。

在此背景下,今年4月以来,债券市场出现了震荡调整,纯债类银行理财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净值浮亏;此外,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迎来收官,此前的“摊余成本法”已逐渐被摒弃,新理财产品多采用符合监管要求的“公允价值计价”算法,在此算法下,理财产品的净值更易产生波动。

另据最高检4月3日通报,江苏检察机关依法对江苏省体育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陈刚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湖南检察机关依法对湖南省永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高建华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湖南检察机关依法对湖南省邵阳市委原常委、宣传部原部长、市总工会原主席王长忠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浙江检察机关依法对浙江省丽水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陈景飞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山东检察机关依法对山东省枣庄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市总工会原主席刘振学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案提起公诉。(完)

但是海底捞的股价从上市以来就一直上涨,疫情的影响也未对其股价施加重大压力。

但是2020年受疫情影响,海底捞停业,这期间产生的费用开支并不低,估计会带来显著的净现金流出。

因此,如果某理财产品投资标的以固定收益类资产为主,那么,它将更类似于债券型公募基金,其资产净值会随市场变化而出现一定波动;但与债券型公募基金相比,目前,纯债类银行理财的回撤幅度相对较小。

按33.95港元计,海底捞的2019年市盈率高达70.48倍,考虑到2020年上半年恶劣的经营环境,其当前的估值未必撑得起。投资者可不要轻易做“韭菜”花。

在消费力保持平稳增长之时,餐饮服务业,尤其收入规模较大的餐饮企业,其实有利可图。民以食为天,只要经济向好,“食”从来都不会缺席。餐饮业的一个好处是,即时收款(面向食客),同时能延长付款期(面向采购供应商),这个时间差给予了餐饮企业非常灵活的现金流。

大家都知道海底捞火,转换成收入和盈利如何?

而近期纯债类银行理财产品出现的浮亏,是市场短期波动下的正常现象,对此投资者无需惊慌失措。

但是我们看到,每一元人民币的人力开支,产生的收入在逐步下降,这又再强调了以扩张推动收入增长未必有效?

如果说味道是各地火锅打造优势的灵魂,那么服务、氛围和创新就是海底捞的灵魂。快捷地应对食客的需求变化,敏锐地捕捉新出现的利基市场,这应该是海底捞的优势。

具体来看,以上两款产品均为固定收益类,定期开放,每3个月开放一次,100%主投固收类资产,不参与股市,通过票息收益积累,根据市场变化择机交易。

因此,当银行理财打破刚性兑付、不再保本保息,产品净值出现浮亏是市场短期波动下的正常现象,投资者对此应理性看待。

“近期出现浮亏的理财产品主要受债市调整影响,又恰逢该产品的申购赎回开放期,如果投资者在此时赎回,就可能会损失本金。”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殷燕敏说。

我们从上图可以看到,这些年海底捞的增长相当迅猛,开店速度也很快,我们上文已经论证了开店扩展是否有效。疫情过后对于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是否会产生影响?这是未知之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海底捞2020年上半年业绩表现肯定落后于去年同期。

所以,估值偏高可能是大股东减持的一个原因。

此外,还通过大股东旗下的蜀海获得商品食材的仓储设施、储存服务及物流服务,2019年海底捞根据蜀海协议产生的总交易额为22.22亿元人民币,相当于材料费的19.8%,相较而言,2017年(上市前一年)的比重达到了60.4%。

殷燕敏表示,根据“资管新规”要求,银行理财正逐步从预期收益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产品运作模式也从原来的封闭型转变为可随时申赎的开放式或定期开放产品。

创始人减持股份,套现15.6亿港元

由此可见,张勇不仅仅通过持有海底捞的股份获利,还可通过旗下企业与海底捞的关联交易协同发展,这是海底捞对于他的利益所在——绝不仅仅是一家上市公司股份买卖收益这么简单,而是其自身的整体业务生态。

公开资料显示,亓新政生于1967年1月,山东莱芜人。1990年6月入党,1991年7月参加工作,西北工业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在职博士。2015年10月任江苏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18年11月,亓新政被任命为福建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同年12月17日,各地方银保监局统一挂牌。2019年7月26日,官方通报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多个净值型产品“浮亏”

面对以上浮亏现象,投资者该如何理解应对?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银行理财产品的净值化转型是大势所趋,也是监管要求,随着这一过程不断推进,浮亏出现的频率有可能会越来越高。

Author: delpuplaw.com